忽然覺得之前寫後心得好悲觀喔。(太佔位置我砍掉重練XD)
我在BBS版上寫的心得比較歡樂,換這個好了(喂XD

今天生出一篇同人~~~
生平第一篇就獻給金色琴弦了XDDDD
是我妄想很久的配對,柚木X日野,
雖然不長可是我寫得很愉快,哈哈哈哈!!
還好教祖大人是二次元人物…現實有的話才可怕XDDD
這大概是我寫過最噁心的台詞了(抖)XDDDDDD
然後會寫的目的是因為看完動畫後,對這一段一直感到遺憾。
就是柚木要出國那裡~我覺得他明明對音樂很渴望的,
還有對他所成長的家族束縛感到很大的無奈。
但因為柚木並不是男主角只是小小小配角,所以不會有人出來救他,
(那時動畫是跳到柚木過去小時候的回憶,然後我就覺得很心疼不捨啊)
所以我決定自作主張希望女主角可以伸出手拉他一把。
雖然我看了看,我的文好像沒達到我當初想的那個目的就是XD

啊對了,我發現一興奮就忘了提,
其實在看漫畫時,我對柚木沒有太大的感覺,
應該說我的TYPE不是長髮優雅型的男生。XD
(我從頭到尾都是日月派,然後看到目前連載是浮氣到日火派)
只有後來看到黑柚木出現時讓我心中產生一絲絲的悸動。(喂XD
不可不說最大的功勞還是岸尾だいすけ的聲音,
讓我對這個角色整個萌起來~~>////<
(所以動畫我會不小心變成日木派XDDDDD)
剛剛在聲優版看到有大大的NEO2007 LIVE的REPO~~
我好期待啊啊心裡一直在開小花開小花~~***
當然是對著岸尾開著小花。(喂喂XDD
聽說唱新歌是有史以來唱的最穩的一次,很好聽?
(天啊讓我的期待度破表了破表了!!>///<)
然後還換了新髮型…我覺得是我可以想像的那個飛機頭了。噗。
(小心像森田成一一樣一直被笑頭髮XDDD)
剛剛去看了岸尾的BLOG,果然半夜更新了啊啊~
(之前那個版面都可以看到岸尾都半夜三、四點在更新BLOG的=口=)
是說保志居然唱了我最喜歡的「夢と切なさの万華鏡」這首~~
我也好期待啊啊>////<,這首歌當初讓我LOOP了很久XD




代價  (柚木x日野)


「日野~」

我回頭望去,「啊,是柚木學長啊。」

「要回家了嗎?」怎麼看還是一樣優雅的柚木學長,帶著招牌笑容徐徐走來。

雖然那笑容…偶爾總是會讓我有種發毛的感覺。

「呃…對啊…」我抬頭看了看天空,明明下午太陽不大,為什麼會冒汗…

「那,日野,回家前跟我去一個地方吧。」說完,柚木學長拉著我的手就往前走。

「咦!要去哪裡?」學長難得不坐車啊,看著他對在門口等待的司機揮揮手,往反方向走去。

「喝下午茶。」柚木學長依舊帶著親切可人的笑容說著。

「……。」喝什麼下午茶…我、我不想跟你去啊!我在心裡叫著…無奈沒膽叫出聲。

「日野,你好無情喔,我都要去法國了,在我離開前陪我喝個下午茶不行嗎?」柚木學長指了指我的眉頭。「這裡,太明顯了吧。」

「啊,對不起。」我連忙用手撫了撫額頭,有些笨拙地想轉移話題,又提起剛剛柚木學長說的到法國一事:「我…我那天聽了還是有點不敢相信,學長你真的要放棄比賽,去法國了嗎?」

「嗯,沒錯。」柚木學長淡淡應了一聲,轉頭望向現在經過的河堤旁,那裡是之前我曾當街表演過的地方。

「學長…你到了那裡,不會放棄長笛吧…」我想了想,還是決定問柚木學長這個問題。

「我到法國,就是為了接掌家業而去學習的,長笛、音樂,這些自然會停止了。」柚木學長語氣冷淡,有些不帶感情的說著,剛剛的笑容,好像也從他嘴邊隱去。

「是、是這樣啊…可是學長,若以後不繼續走音樂這條路,音樂一樣也是你最大的興趣不是嗎?在念書繁忙疲累的同時,長笛不就是可以讓你排解這些疲累的時候嗎?所以這樣也可以達到兩全齊美,你可以不用放棄音樂的。」我天真地自顧自的說著,沒留意到柚木學長瞇細了雙眼,面容一斂…

「日野,你以為我對於音樂,是這麼半調子的想法嗎?」感覺到原本拉著我手臂的手,突然用力緊握,我心一驚,吃痛地轉頭望向學長,果然,是整個人都黑掉了…

「我…我沒有這個意思。」當下只想咬斷自己的舌頭,為什麼在學長面前亂說話,尤其是心情向來陰晴不定的柚木學長。

「如果無法專心在音樂這條路上,那對我來說長笛還有什麼意義?偶爾拿起來吹奏自娛嗎?你以為長笛對我只有這樣的程度?」感受到手臂傳來的痛楚,望向學長,除了怒氣外,我竟然在他臉上找到……痛苦?

「學長,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是指……」我急忙的想要解釋,沒想到一開始只是天真的想安慰柚木學長,卻意外踩中學長的地雷,我的話被學長的逼近而打斷。

「日野,我以為妳應當是了解我的。」

「咦?」了、了不了解這種事,誰也不知道啊,我根本不知道學長在笑臉下藏了什麼?學長太高估我了吧!

「日野,其實我今天是想要賭賭看的。」手臂上的握力放輕了,我鬆了口氣,也不敢抽出手臂,只能抬頭看著學長別過臉,低聲的說著。

「賭?賭什麼?」我就順著語尾呆呆的問著。大概不知道我這麼輕率的問了這個問題,是會讓我後悔一輩子的。

「今天,若你有說出叫我不要去…這類的話。我就會放棄去法國。」柚木學長緩緩說出答案,彷彿像在我心中投下一顆炸彈。

「咦!」我瞪大了雙眼,不可置信的望向柚木學長。

「算了。」柚木學長鬆開手,不再看我,只是往前走去。

若我沒有出口喚他,我想他一定不會停下來了。

「學長!」手臂上還留著餘溫,而我想也沒想的衝口叫住他,柚木學長慢慢停了腳步,但沒有回頭。

「柚木學長你是個聰明人,明知道你最想要的是什麼,為什麼不要極力掙取?不想去法國、不想繼承家業、想要繼續走音樂這條路,你明明知道的,為什麼…還說要等我開口呢?」

「日野,原來你還是不明白啊。」柚木撥了撥頭髮,嘆了口氣,回過頭,走到我的面前站定住。

我也不知道是哪來的膽子,看著柚木學長揚著聲繼續說著:「學長,我知道我這樣說太天真了,每個家庭都有難處,但依學長你這麼聰明,你想要什麼東西,也一定有手段可以弄到的,不是嗎?音樂也一樣,若像你之前說的,我太小看音樂對你的意義,既然這麼重要,為什麼不極力掙取?」

我急忙的說完,卻看到柚木學長緩緩的笑了。

「日野,應該說你太看的起我嘛…還是怎樣呢?你以為,我不需要任何的鼓勵和勇氣,就可以開口跟整個家族對抗的嗎?」說完,他突然傾身過來,抱住了我。

「咦…」我整個身體一僵,完全不敢亂動的直視前方。

「我剛剛不是說我在賭嗎?若是你開口了…哪怕妳只是隨便說說,我就可以提出勇氣的告訴你,好,我決定不要去法國了,我願意留下來繼續在音樂上看著你。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若你開口了,我就可以得到勇氣,死撐著也要告訴奶奶我的想法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若你開口了,我就可以為了你,放棄家族也無所謂,在音樂上堅持下去。」

「柚木學長……」

「我是個很貪心的男人,除了音樂外,我想要的更多,若能有你一起相伴的音樂之路,我才覺得沒有遺憾。」

「我……學長……」應該說,這些才是在我心中投下狂爆炸彈的話。再怎麼遲鈍,也聽的出來這是一段掏心挖肺的告白,一向是這麼驕傲的柚木學長,我何德何能讓他說出這些放下自尊的話。

但由於太過突然,我簡直是思考不能,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回應,就只能僵直的在柚木學長懷裡,立在原地。

一直覺得柚木學長很難懂,而突然讓你好像懂了之後,又覺得還是不要懂比較好。

「叫我停下來,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喔!香‧穗‧子。」柚木學長在我耳旁像個淘氣的孩子低低的笑著,又突然鬆開手放開了我,「好了,下午茶時間都快過了,下次再請你吃吧。」他轉過身,往反方向走去。

我順著目光看著柚木學長漸遠的背影,彷彿剛才的一切都像沒有發生過的一般平靜。

但我知道,平靜只是假象,我得為我剛剛的不負責任發言,就像柚木學長說的,付出極大的代價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cil 的頭像
pencil

鉛‧字‧簿

penc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